我有一個習慣,每一次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總愛去當地的鄉野轉轉,感受下當地的風俗民情,看一看陌生的大地帶來的親切感。
 
尤其是站在高處,遠眺那些還有煙囪的農舍,遇上飯點,嫋嫋炊煙從各家的煙囪口升騰起,彌漫開,和雲朵融合在一起,再飄過參天的大樹去遠方……
 
那種感覺仿佛是美好日子在飛舞,讓人流連忘返。
 
所以每一次旅行如果有幸能夠去一戶人家,進一次廚房,吃到男主人或者女主人親手做的地道菜肴點心,那熱氣騰騰的飯菜裏,溢滿生活的味道時,幸福度就會蹭蹭蹭的爆表。
 
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起母親對我說的話:“你要看一個人家日子過得怎麼樣只要看看這一家的廚房就好了,你要知道一段婚姻好不好也看看廚房就知道了”。
 
廚房冷冷清清的,日子也冷冷清清的;廚房進進出出,熱氣騰騰的,日子也就熱氣騰騰。這日子過好了,婚姻也就好了。
 
老人說結婚過日子,一日三餐話生活,大概說的也是煙火氣。
 
所以那時母親在灶前做菜,父親在後面添柴加火,我總被拉在一旁觀看,兩個人把我夾在中間。
 
母親總說:學著點,以後成家了嫁了人一定要自己做飯吃,外面再好吃也不要留戀,能回家吃的就回家吃。
 
一個廚房溫情滿滿的,這婚姻也溫情滿滿。廚房你能經營好了,這婚姻也錯不了。
 
當時我小,沒有感覺。
 
後來長大、成家,看過人間很多煙火後,深以為然。


一直都覺得姑父和姑媽的感情甚好,結婚40幾年了,比現在很多年輕的夫妻感情都要濃烈堅固。
 
他們常常一起上街買菜,一起回來洗洗切切,姑父看著姑媽在煤氣灶上忙活出一道道色香味全的菜肴,姑媽看姑父在一邊偷吃小菜。
 
這樣的畫面總是很溫馨,後來明白感情之所以濃烈大概也和這廚房不可分割,也難怪從前母親總是叫我之後無論如何要學會在家吃飯,大概也是想讓我守著這平凡但又真實的人間煙火吧。
 
有一次和姑媽談起這事,她說:其實人只要常常相伴在一起,沾沾家常,日子就能過好,常常在一起吃飯的家人是很難分開的。
 
那時我深深地被感染。
 
沒事逛BBS的時候總看到有人在婚姻版塊談論各自的生活。
 
有一次一個大姐在論壇裏說:“日子過不下去了,要離婚了,家裏冷冰冰的,廚房也冷冰冰的,夫妻之間一年也說不上幾句話。
 
有人問:你們一起不做飯吃嗎?
 
大姐想了想說:"剛結婚的時候,一起做,那時覺得挺好的,日子雖然清貧,但是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飯聊天,特別開心;後來,他不經常回家吃飯了,我也懶得做了,外面到處是可以吃飯的地方,大家哪里方便就哪里解決。"
 
可是這哪里方便哪里吃,最終也吃沒了愛情,你把日子過隨便了,日子也就隨便你了。


我和周先生結婚十年了,我們保持了一個習慣,回家吃飯。這回家吃飯意味著我們家的廚房基本不停歇,也不是不出去吃,而是把出去吃當調味品,家裏永遠是主調。
 
平日裏周先生負責買菜燒菜,我負責洗米做飯,洗碗。
 
家裏的油鹽醬醋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這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感覺。
 
於是無論下班多晚,他總是願意在廚房忙乎,我和小辰辰要嘛在客廳輔導作業,要嘛擺好碗筷,擠在廚房,做一個菜偷吃一個菜,樂的周先生總是大顯身手一番。
 
或許朋友圈裏我除了文字曬的最多的也是他燒的菜和一家人在一起出行的記錄了。
 
我總覺得那樣是生活。
 
陳大咖在《不過一碗人間煙火》寫道:人生在世,無非“吃喝”二字。將生活嚼得有滋有味,把日子過得活色生香,往往靠的不只是嘴巴,還要有一顆浸透人間煙火的心。
 
你待在廚房裏認真地挑揀著菜葉,為愛的人做一餐可口的飯菜是多少句“我愛你”不可比擬。
 
誰家廚房熱氣騰騰,誰家的日子一定不孤單。


看過《紅樓夢》的人都知道,裏面其實都是家常,話的比較多的也還是美食。
 
薛寶釵家的茶果子,老太太賞的山藥糕,晴雯的豆腐皮包子,寶玉送探春鮮荔枝,史湘雲做東螃蟹宴,劉姥姥送禮有倭瓜等等等等。
 
人間自古和吃有關,吃就和廚房有關,和廚房有關就是和生活有關。
 
閨蜜現在負責在家做全職,一邊帶娃,一邊學習廚藝烘焙。
 
燒的菜一道比一道好吃,做的烘焙一個賽過一個。
 
你去她家的廚房看看,到處都是居家菜香的味道。
 
難怪她的先生稱讚她的時候越來越多,而她更樂意專心於她的孩子、廚房、家庭生活。
 
孩子吃的白白胖胖可愛的很,先生也愛吃她做的菜,外面的神馬誘惑都失去了色彩。
 
廚房留住的不僅僅是一家人的胃,留住的更是一家人的心。若想婚姻美滿,廚房這門學問還是要修煉。
 
身邊年輕的朋友總覺得自己和愛人待在一起沒話說,覺得日子枯燥,生活乏味,很多婚姻名存實亡,家裏像酒店,旅館生活總歸是不踏實的。
 
生活其實脫去華麗的外衣,真的很簡單,人生在世無非是衣食住行而已。我們常常嚮往外面的世界,別人的婚姻,她人的幸福。其實這一切你都擁有。
 
炊煙嫋嫋,世間情意纏繞,廚房興旺,則日子興旺,想起母親說:好的婚姻看廚房,不無道理。
 
願每一個熱愛生活的你都能有一個熱氣騰騰的廚房,願我們在經營婚姻之道上越走越輕鬆。